除铁器服务热线
全国客服热线:

400-6368-3518

当前位置
首页 > 技术资料
外_手机新浪网
来源:技术资料    发布时间:2023-12-16 03:37:55

  参考消息网3月16日报道 美国《大众机械》月刊网站3月14日报道称,美国总统特朗普13日在位于圣迭戈的米拉马海军陆战队航空站说,太空正成为一个各方展开争夺的“战斗领域”。他接着提出,美国在大多数情况下要一个新军种来保卫太空,或者说需要一支太空部队。

  特朗普在这座位于加利福尼亚的基地说:“我们应当拥有一支被称作“太空军”的新部队。它就像陆军和海军,但这支部队是为太空而组建的,因为我们正对太空投入巨资。”

  特朗普并非提出组建一个太空新军种的首位美国政治人物。由亚拉巴马州共和党议员迈克·罗杰斯和田纳西州议员吉姆·库珀领导的众议院军事委员会2017年提出一项议案,提议创设一个名为“太空军”的新军种,隶属美国空军部,就像海军陆战队隶属海军部一样。众议院军事委员会认为,空军过去一直忽略太空防御,空军负责太空事务的领导人没有为太空防御做有效准备所需的权力和资金。

  美国《防务新闻》周刊网站3月14日发表了题为《特朗普吹捧“太空军”,令美国空军处境尴尬》的报道。

  在美国总统特朗普提议组建单独的“太空军”一天后,先前反对这一想法的空军高层领导人对这项明显分歧轻描淡写。

  这些言论令空军处于尴尬境地。2017年,在《2018财年国防授权法》提议由空军剥离出一支太空部队时,白宫、国防部长詹姆斯·马蒂斯和空军领导人展开了游说,力求让这个想法无法通过。

  反对者认为,这项举措会带来不必要的官僚机构,而支持者则认为,空军不重视太空使命,这已经让俄罗斯和中国对美国的关键卫星构成威胁。两名主要支持者众议院军事委员会战略力量小组委员会主席迈克·罗杰斯和资深成员吉姆·库珀都誓言接着来进行这场斗争。

  有人14日在众议院防务拨款小组委员会一场听证会外向空军参谋长戴维·戈德费恩提问,政府内部是不是真的存在分歧以及空军是否正认认真真地对待特朗普的言论,他回答说:“我们正在非常认真地对待,我期待这次谈话。”

  他说:“我认为,总统公开表示太空是一个作战领域,这与我们从始至终以来的想法完全一致,所以有同我们一样真正关注太空的总统和副总统很有帮助。”

  在14日举行的有关空军2019年预算请求的听证会上,众议院防务拨款小组委员会主席、众议员凯·格兰杰提到了戈德费恩和空军部长希瑟·威尔逊的反对立场,并要求他们作出解释。

  威尔逊将国会议员的注意力引向了2019年国防预算请求,没有回答有关反对立场的问题。

  美国《福布斯》双周刊网站3月14日发表了洛伦·汤普森的题为《特朗普组建“太空军”的呼吁可能改变美国发起战争的方式》的报道。

  特朗普总统是一支随性的政治力量,他拒绝受官僚政治现状所束缚。3月13日,他再次证明了这一点,他提议组建太空军,以监督美国在太空的军事努力。不是一个太空司令部或一支太空部队,而是太空军。

  用总统的话说,“我们有空军,我们将有太空军”。这在某种程度上预示着他希望这一个国家有朝一日能拥有一个专注于太空的单独军种,就像陆军专注于陆上作战、海军专注于海上作战那样。

  虽然总统没有就这样一支力量何时能够形成作出要求,但他可能意识到了一些事情。最近军事界正就太空和电子战领域如何成为与海陆空同等重要的独特作战领域而进行了大量讨论。军事规划者不断谈论“跨域”作战。

  然而,新兴作战领域获得的军方重视远远不及传统的战斗场所。正是这种对改变的曾促使空中力量支持者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前的几年中提议将空军从陆军中分离出来,最终,每个工业化国家都拥有了一支独立的空军。

  此后,空中力量开始在军事上得到应有的重视。事实上,在核威慑成为国家战略的核心后,美国空军马上就在军事委员会中被提升到几个平等军种中的首位。然而,今天,太空支持者会告诉你,空军正扮演与20世纪30年代的陆军相同的角色,阻止它最优秀的人才就怎么样应对新作战挑战和新作战领域的出现而进行富有想象力的思考。

  如果有一支与其他军种地位平等的太空军,并且它拥有足够的预算资源来谋求预警和通信卫星之外的技术,那么我们发起战争的方式可能会大不相同。我们能不能在太空中安装实际作战系统,以确保美国能支配最终制高点,并利用这种优势地位来实现地球上的目标?空军中似乎没有人正思考这样的问题。

  也许总统也不进行这样的思考,至少目前还没有。但是以他自己那种有些异乎寻常的方式,特朗普总统的视野已经超越了现在的局限,他看到了未来,这个未来的到来很可能比大多数军事思想家所想象的要早得多。太空对我们的安全逐渐重要,并且我们竞争对象正为它展开越来越激烈的竞争,而且,它也是影响地球事件的便利场所。

  因此,如果你认为总统有关组建太空军的言论只是随意的思考,那你就错了。特朗普总统已经看到了未来。

  资料图片:游戏中设想的美军太空站想象图,可直接从轨道上空降陆战队至任一地点。(图片来源于网络)

  8月13日,香港《明报》发表文章称,中国正在研发一种名为“上帝之杖”的新型战略威慑武器,以对抗美军“萨德”反导系统。据称研发成功后,威力堪比“干净”版的核武器,因为其主要是依靠动能杀伤目标。本期就此为您解读。

  实际“上帝之杖”并非新慨念,其历史可追溯到冷战时期,美航天历史学家斯科特·劳瑟曾透露,美军曾研发过一个Have Sting的秘密项目,实际是一种部署在太空的巨型电磁轨道炮,尺寸与国际空间站相当,主体是一个长约796.8米的炮身结构,能够支撑“Have Sting”的电磁加速器、核反应堆、低温贮罐区以及像马戏团帐篷般大小的相控阵雷达。 图为Have Sting项目方案示意图。

  轨道越长,轨道炮产生的能量就越大,炮弹飞行的速度就越快。据美媒报道,炮身近800米的Have Sting可以将啤酒罐大小的炮弹加速至每小时5.6万千米射向地表,威力相对于人造流星撞击地球,其发射所需的电能由通用电气公司研发的兆瓦级核反应堆提供。图为军迷制作的Have Sting的3D模型,必须要格外注意的是该图并非尺寸对比图,只是设想将会由航天飞机搭载入轨组装。

  尽管Have Sting项目未付诸实施,但其概念却延续了下来。在2003年的美空军报告中,提出了一个代号“雷神”的武器系统,该系统部署在距地1000千米的近地轨道上,卫星可搭载多根长6.1米、直径为0.3米的钨棒,对全球任一目标进行打击,据称其威力相当于11.5吨TNT当量炸药。图为2008年推出的即时战略游戏《末日战争》中出现的美军“上帝之杖”天基动能打击系统,可见动能棒发射卫星与指挥控制卫星采用了分开布置设计。

  据美军公开资料介绍,“雷神”系统由6至8颗卫星组成,可在12至15分钟(攻击时间仅为洲际导弹的三分之一)内对全球任一高价值目标进行动能打击。图为动能棒发射卫星特写,采用了类似转的旋转式弹舱发射系统。

  每枚钛(钨)棒都有整流罩和热控系统(防止弹体过热),可减少再入大气层时的阻力,尾部有火箭助推发动机。

  动能棒在释放后,会在引力作用下短时间自由落体后,迅速启动火箭助推器,高速再入大气层,最终以每小时1万公里的终端攻击速度,命中目标区域,可有效打击位于地下百米深的敌方要害目标。

  尽管“上帝之杖”具有如突防能力强,打击精度高,杀伤力大等众多打击优势,但其面临的瓶颈问题也很多,例如高温损耗和精确制导问题。另外其最严重的问题是还未经过实际检验,有西方专家称,由于再入速度过快,钨棒对建筑群的打击效果可能十分有限,有可能只会留下一个30厘米的小洞。其前景如何仍需拭目以待。图为美军MX”和平卫士“洲际导弹的分导弹头(MIRV)命中靶场资料图,未来”上帝之杖“进行齐射攻击时的场面,可能与之类似。

  另一个比较新的例子是2013年推出的《使命召唤 幽灵》中的美军ODIN(奥丁)天基打击系统,其攻击卫星设计与《特种部队 复仇》中的宙斯类似,也是转筒式弹舱+中心轨道炮设计,在卫星后方还有制动火箭。

  但奥丁的射速要远高于“宙斯”,可在短时间内向多个目标开火。图为奥丁系统进入攻击状态,各种防护系统依次展开,尾部制动火箭启动,进入攻击阵位。

  图为奥丁系统的转筒式弹舱,动能棒的直径似乎大于《末日战争》打击卫星的动能棒直径。

  图为2013年上映的科幻动作电影《特种部队 复仇》中的“宙斯”天基动能打击卫星。采用了与《末日之战》、“奥丁”不同的设计,虽然也包括转筒式弹舱系统,但在卫星中央还有一个类似电磁轨道炮的加速装置,能逐步提升钛(或钨)棒的杀伤力。

  参考消息网2月2日报道 俄新社1月22日报道称,负责军控和国际安全问题的美国副国务卿罗丝·戈特莫勒对记者称,美国不同意俄罗斯和中国提出的禁止在太空部署武器的倡议,因为美方认为两国没有同时提供核查机制。

  戈特莫勒说:“中俄太空武器条约项目令我们十分为难,因为说实话,这无法被核查。我们一贯认为,如果我们建立有效的国际军控条约,那么条约应当是可核查的。我们没在中俄项目中看到这点。”

  戈特莫勒表示,“但这不是说我们不想谈这样的一个问题。我们大家都希望推行实用的措施,以便让所有国家都能按照符合自身利益和本国经济发展的利益使用太空”。

  报道称,早前美国在联合国框架内反对俄有关不在太空部署武器的决议草案。华盛顿认为,俄罗斯没有给出“宇宙空间武器”的完整定义。此外美国认为,倡议不包括地基反卫星武器,这可能会引起相互不信任。

  戈特莫勒表示,目前国际太空行为规范的制定工作没有进展。她说:“我们与欧盟同僚也在国际舞台上研究过太空行为准则。但这些努力没有我们所希望的那样成功。我们以务实态度展开工作,并专注于建立信任措施和可预防新太空问题的其他措施,比如在太空漂浮着的残骸——我们大家都认为这是最紧迫的威胁。”(编译/黎然)

  美国《国家利益》双月刊网站12月20日发表了题为《揭秘美国冷战时期的“死星”计划》的报道,美航天历史学家斯科特·劳瑟称,这个代号Have Sting的秘密项目实际是一种部署在太空的巨型电磁轨道炮,尺寸与国际空间站相当,一个长约796.8米的炮身结构,能够支撑“Have Sting”的电磁加速器、核反应堆、低温贮罐区以及像马戏团帐篷般大小的相控阵雷达。 图为Have Sting太空轨道炮项目方案示意图。

  提起电磁轨道炮,对喜欢科幻作品的军迷来说可谓是耳熟能详,其主要是利用轨道电流间相互作用的安培力发射弹丸。轨道炮由两条平行的长直导轨组成,弹丸放置在导轨间.当两轨接入电源时,强大的电流从一导轨流入,经弹丸从另一导轨流回时,在两导轨平面间产生强磁场,磁场与电流相互作用,产生强大的安培力推动弹丸以超高速射出,理论上可达亚光速,且后坐力要小于传统火炮。其最初由法国人维勒鲁伯于1920年发明。图为电磁轨道炮发射原理示意图。

  轨道越长,轨道炮产生的能量就越大,炮弹飞行的速度就越快。据美媒报道,炮身近800米的Have Sting可以将啤酒罐大小的炮弹加速至每小时5.6万千米射向地表,威力相对于人造流星撞击地球,其发射所需的电能由通用电气公司研发的兆瓦级核反应堆提供。图为军迷制作的Have Sting3D模型,必须要格外注意的是该图并非尺寸对比图,只是设想将会由航天飞机搭载入轨组装。

  图为科幻电影《变形金刚2》中出现的美海军舰载电磁轨道炮。这种轨道炮的功率和威力与Have Sting相比,只能算“战术级”武器。

  尽管Have Sting最终未能付诸实施,但类似设定已多次在科幻电影和游戏中使用。图为著名第一人称射击游戏《光环2》中出现的“开罗”轨道防卫站示意图,可见轨道站的主体就是一门巨型电磁加速炮(MAC)。根据设定,该炮长802米,可将3000吨重的钨合金弹头以相当于光速的4%的初速发射出去,威力相当于51.6亿吨当量TNT。与之相比,为战舰提供停靠补给反而成为了轨道站的附属功能。

  其800米的炮身设定与现实美军曾计划研发的Have Sting十分相似,但弹丸威力要夸张许多。 图为《光环2 重置版》中的开罗轨道站,尽管只是局部,通过与周围护卫舰对比,可见超级MAC炮管的尺寸之大。

  图为《光环 传奇》动画中,超级MAC炮发射瞬间,其一发的威力可以击穿多艘带有能量护盾的外星战舰。

  实际上,著名空战射击游戏《皇牌空战5》中出现的SOLG战略攻击卫星的原型可能也取自Have Sting项目,但该炮的设计更夸张一些,除巨大的炮身外,还另外伸出4个类似支柱的构造体,内部实际是4个战略核弹弹舱,可直接利用轨道炮将核弹射向地表。图为游戏中玩家使用战机拦截再入大气层的SOLG卫星,可见其尺寸之大。

  上述几种太空轨道炮其实是在可预见的未来能够付诸实现的“超级武器”,相比之下,“死星”的设定就显得过于玄幻了。根据《星球大战》的官方设定,“死星”直径120千米,其大部分内部空间被用于维持其大型超级激光炮和发电机所必需的系统,核心是一个超物质反应堆,内部进行超大规模的聚变反应,恒星燃料瓶排列在其边缘为聚变反应助燃。图为《星战》中”死星“战斗空间站的剖面图。

  死星的超级激光炮直接从超物质反应室汲取动力。其多面放大水晶将八条单独分支激光束的破坏力组合成一道强度堪比恒星核心的能量束,射击一次就可摧毁一颗行星。现实中,能够为死星提供动力的能源系统,在相当长的时间内恐怕都很难问世。

  图为另一张”死星“空间站的结构图,红色部分为大型超级激光炮,可见其与核心是直接相连的。

  在《星球大战 原力觉醒》中登场的“弑星者基地”相当于“死星”的威力升级版,不仅仅能摧毁行星,还能引起恒星迅速变成红巨星,进而摧毁整个行星系,其供能系统由所在恒星系的恒星获取能量,将其存储在基地行星核内的磁场中,然后把那种能量转换成超高强度的光束通过超空间发射出去,只需一击就能摧毁另一星系中的多颗星球。

  图为著名即使战略游戏《命令与征服3》中的GDI离子炮卫星,威力要远强于电磁轨道炮,但实现难度要比电磁轨道炮大很多。

  《Baldr Sky》系列中的”贡格尼尔“(奥丁神枪)对地光束扫射卫星。